新民周刊:告别苏宁不说再见 但春天来了
挟“冠军”而告天下,震动是难免的。  来源:朱国顺新民周刊  告别苏宁,不说再见。中国足球的春天,或许也因此在悄悄萌芽。  苏宁的离开,坊间已经传了蛮久。不过起初当真的人不多,不外乎长久来俱乐部“发发嗲”“撒撒娇”的事也常有,临末了多分一块糖而已。但显然,这一届中国足协很行,有定力有原则有魄力。  2月28日下午,江苏足球俱乐部以“无法有效保障继续征战中超、亚冠赛场”等理由,宣布“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”,这意味着去年中超冠军江苏苏宁队,将退出中国足坛。  挟“冠军”而告天下,震动是难免的,但舆论显然对苏宁十分不利。一位足球名记写下长文 , 标题十分震撼:《一个江苏老记的呐喊:苏宁,你就是江苏足球的历史罪人!》,愤懑之情溢于言表,也抒发了无数球迷和群众的心情。  苏宁退出中超,纸面之外的原因,从各路专家分析来看,相当复杂。  一方面,可能跟苏宁近年来经营状况比较尴尬有关。2月 26 日晚间,苏宁易购发布了 2020 年业绩快报,当期公司营收 2584.59 亿元,同比降低 4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 39.13 亿元,而去年同期盈利 98.43 亿元。很显然,苏宁家也没余粮了。  另一方面,中国足协的球队改中性名规定,既是国际惯例,也得到了广大球迷和群众的欢迎,但对某些金主来说显然并不乐见其成。苏宁退出中超与改中性名是否有关,只有苏宁自己才清楚,但是围绕改名引发的纷纷扰扰,却不能不引发更深入的思考。中性名是国际惯例,精彩远在中超之上的五大联赛,都实行中性名制度。  中性名有两大好处。一是保持球队名称稳定,世界著名球队中很多几十年如雷贯耳,靠的就是多少年来从未变动的名字,既让球迷亲切熟悉,更有强烈辨识度。二是球队名字不会受赞助商变动的影响,在现代社会中赞助商发生变化司空见惯,球队名字不应受赞助商变动影响,这应该是球队取名基本准则。中超以前恰恰因为没有实行中性名,带来了诸多莫名其妙的麻烦,在赞助商“城头变幻大王旗”之下,很多吃瓜群众经常要想半天才记起现在的某个球队,原来是哪个球队,也因此失去了对足球的兴趣。可以说,中性名是中国足协一项彪炳千秋的改革。  就像“劣币驱逐良币”一样,正确的事情不一定是人人喜欢的事情,特别是某些“恃钱而骄”的金主,心里的万马奔腾是可以想象的,也因此明里暗里对此有不少抵触。有的是公开质疑做法,有的皮里阳秋说些怪话,有的在互联网上制造一些段子,有的则公然拂袖而去。  这其实是毫无道理的。那些金主们在投资中超球队的同时,不少也把大把金钱花在了国外球队的身上,比如苏宁在投资江苏队的同时,也投了意大利国际米兰队。腹诽的金主们其实深知中性名国际惯例,为什么对投资的国外球队不置一词,却对中国足协的同样规定横生枝节呢?  新一届中国足协,是一个朝气蓬勃、勇于改革、善作善成的班子,他们深刻意识到中国足球步履维艰的问题症结,也在尽最大努力革除弊端,取得的成果让人眼前一亮。从限薪令到中性名,都可以看到他们对中国足球的尽心尽职、对除旧布新的勇毅前行,假以时日,改革终会取得丰硕的成果。改革的洪流大浪淘沙,是金子只会闪出更加灿烂的光芒,冲走的不过是一些泥沙而已,如中唐刘禹锡诗云:“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。”  就在苏宁宣布退出中超的几个小时后,深圳国际控股公司、深圳鲲鹏资本宣布,联合收购苏宁易购 23% 股份,成为第一大股东。这或许是巧合。也许不是。  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总把旧桃换新符”,这也算是规律吧。苏宁走了,但春天来了。   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